肆柒肆柒肆柒

喻黄伞修本命,CP洁癖略重,很重,非常重
有人评论我真的会狂喜乱舞的www
欢迎勾搭~

【喻黄】治愈系(中)

上一章

一节一个画风就是我…………其实这个设定本来就不是为了写医生play啊【【【【

上一节不知为何写得很欢乐,其实这一节才是我设想的正常画风的_(:з」∠)_

就这样吧【。

反正都OOC了【。

 

 

 

 

       医生当然不会再换回去了,黄少天其实也只是嘴上别扭而已,没过多久他和喻文州就已经熟到勾肩搭背,约好出院之后一起出去玩了。黄少天把这归结于自己高超的语言技巧和独特的人格魅力,换来戴妍琦小护士一个呵呵呵的笑脸:“得了吧,明明是喻医生人好。”

       对,这一点黄少天也发现了。说起来肖主任也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但是喻文州和他的感觉又不一样。观察很久之后黄少天得出结论,肖时钦就像是村里一边担心庙里没香火一边又不断施舍他人的老和尚,而喻文州更像是高高在上普度众生的菩萨。

       喻文州听到这个比喻的时候愣是绷不住,笑倒在了黄少天的床边。没见过喻文州笑得这么夸张,黄少天反而有点不知所措的红了脸:“诶,有这么好笑吗我从来没见过你笑得这么夸张……”

       顿了一下,黄少天恍然大悟状:“对,文州你就是一直笑眯眯的没有其他表情,看久了感觉意外的可怕啊,像这样大笑的时候显得你正常多了。”

    “少天是觉得我不正常?”喻文州收了收笑脸,嘴角却也比平时咧开不少。

    “呃,也不是这么说,怎么说呢……文州你太冷静了。感觉你不管面对什么都像是旁观者一样,冷静又淡定,让人觉得不太舒服。”黄少天撑着脑袋看喻文州。

    “我是一个医生,所以旁观者一样的冷静和淡定正是我所需要的。”

    “但是肖主任就不是这样的。当然我并不是说他不冷静,打个比方吧,当有病人去世的时候肖主任会有一声叹息,文州你的话,大概就是会回答一句,哦,这样啊。”

    “那大概是因为我在之前呆的医院见过比肖主任更多的死亡吧,少天或许觉得这是冷静,甚至你可以说冷漠,我并不介意,因为这就是事实。死亡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如果不把它看成稀松平常的事的话,那这日子就没法过了。”喻文州又像平时那样笑着,让人觉得温暖却又疏远。

       黄少天靠着枕头,眼睛直直对着喻文州的视线,眼底藏着锐利:“如果我去世了,你也会说一句‘哦,这样啊’吗?”

       喻文州这下把笑脸都收了起来:“作为你的医生,我不喜欢你开这样的玩笑。”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不,我没有。虽然我说不出哪里不对,但是我觉得你这一点不好。”这样让人觉得理你很远很远很远。

       喻文州没说话,响亮的铃声从远处传来的时候,他才起身:“我该下班了,少天明天见。”

       

       但是第二天喻文州没有来上班,黄少天问了好几个护士才知道是隔壁科室的老主任去世了,临时调喻文州去隔壁科室协助工作。老主任是晚上值班的时候突发脑溢血,肖时钦和喻文州还有其他几个医生抢救了一晚上,还是没能救回来。那老主任黄少天见过,说是老主任其实也不过五十来岁,经常跑过来约喻文州下棋,是一个特别慈祥特别可爱的老人家,还给喻文州和黄少天推销过自己家还没嫁出去的闺女。

       黄少天有点没反应过来,呆呆在床上坐了一天。来换药水的戴妍琦也沉默着,临走的时候才问黄少天:“黄少今天怎么不说话了?你看科室气氛这么沉重。”

       黄少天像是忍着什么,声音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小戴啊,你现在心里怎么想的?我受不了,你说怎么突然就……你说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前天他还过来找文州下象棋,我还说他技术水平不行还老爱下,让文州让也不是不让也不是,我还说了什么来着,我说了好多的……怎么就这样……”

     “但是现实就是这样咯。”戴妍琦抽抽鼻子,“第一次我护理的病人去世的时候,我也觉得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救不回来呢?久了就发现有的人注定是要走了,救不回来了,什么药什么抢救都没用……我还以为我习惯了……”

       黄少天愣了半天也没想起该给戴妍琦递张纸巾。

       他突然羡慕起喻文州的冷静,那样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或者喻文州现在是不是也在难过呢?

评论(15)
热度(48)

© 肆柒肆柒肆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