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柒肆柒肆柒

喻黄伞修本命,CP洁癖略重,很重,非常重
有人评论我真的会狂喜乱舞的www
欢迎勾搭~

【喻黄】治愈系(上)

以为上课之后能闲下来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忙到昨天摸的鱼都只能今天发我也是醉了【大哭

但是我好想搞百日喻黄啊,虽然我肯定搞不动但是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所以我呜呜呜呜呜呜地摸了条鱼,我不会告诉你我两篇文都卡死了简直想坑。

一章非常短小,而且我也不知道是上中下还是上,中上,中下,下还是什么什么鬼,我就是想摸鱼让自己爽爽……

OOC是必须的【。

 

 

 

 

 

       黄少天是喻文州接触过的最特殊的病人。

       墙壁刷得惨白的医院里总是凉凉的,不只是温度的偏低,还有缺少人气。哪怕填的满满,加床加到无处落脚的病房里也没有生气,死气沉沉。住到医院来的哪怕不是因为什么不治之症,也是被痛苦所折磨,哪能提起什么精神。病人好像有着不能活泼的规定一样。

       但是黄少天是不一样的。从他住进医院第一天起,就给这片白色的空间带来了生机。不管是病友还是医生护士,他总能拉着说个不停。没有埋怨没有焦躁,黄少天似乎总在说着开心的事。今天医院早餐特别好吃,如果以后都这么好吃的话就不用家里人送饭啦。对了小戴你今天特别漂亮,你的主任有没有这样夸你啊?没有啊?那是什么木头脑袋啊,这么一个大美女在身边工作光是想想我就开心得不得了他居然不懂得珍惜,诶诶诶,说的就是你,肖主任你怎么不理我啊?诶诶诶你别走啊,我的药呢?

       你也知道你该吃药啊?肖时钦心累地想。

       不管是病友还是医生护士,虽然嘴上总是说着,黄少你能不能别说话了,走廊上那么大一个“静”字你看到了吗?医院禁止喧哗,我告诉你如果谁病情恶化了肯定要怪你。但是事实上大家都很喜欢黄少天,毕竟医院能解决的只是生理上的痛苦,而心理上的折磨似乎都被黄少天一刻不停的废话赶到天边去了。

       虽然有时候还是觉得这个小伙子挺烦的。

       而喻文州进修回来是在黄少天入住一个月之后了。半年进修回来,喻文州对医院感觉又是熟悉又有些陌生,科室里同事都没有太大变化,至于病人……好吧肯定都不认识。喻文州特意一大早来翻看病历,他刚回来接手的病人不多,其中一个就是黄少天。 

       看到黄少天的情况的时候,喻文州忍不住皱了眉。他的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治起来不难,就是会折磨人一段不短的时间。这种慢性的疾病比起身体更消磨人的心灵,更何况病人还这么年轻,说不准他即将面对的就是一个焦躁的人。

       喻文州进修的时候研究了心理学,所以他向肖时钦提出是否对黄少天提供心理辅导,得到的回答是一个复杂的眼神。

       并且在接触过黄少天之后,喻文州明白了那个复杂的眼神的意思是:我虽然很想阻止你但是我更想对你说人民就需要你这种为集体牺牲自我的人!

    “诶诶诶换医生了吗?说好的肖主任呢?啊,医生我不是嫌弃你啊绝对不是,你比肖主任好看多了嘿嘿嘿看着你我觉得我的病都好转了……啊医生你笑起来好好看,暖男啊,不像那个肖主任每次扯着嘴角一脸心塞还硬要说自己在笑。医生医生你叫什么名字啊,既然你负责我那你肯定知道我叫黄少天我有什么病啦!”

    “喻文州?是叫喻文州吗,我看到你的牌子啦,我视力可好了。喻医生我以前没见过你啊,新来的吗?新来的吧。那你还是和肖主任说说换回来吧,我的病不好治的,你是新手压力就会很大,你压力很大,我的压力也会很大,我压力一大,我这病就好不了了,我这病弄不好,你压力就更大了,然后我……”

       喻文州笑着把黄少天强行推倒在床上,手上听诊器微微反射着银光:“那你还想治好吗?”

      “……想!但是喻医生你能不能从我身上……”

      “那我们现在开始检查。”

      “啊……好……嗷!”

       那是黄少天猝不及防被冰凉的金属贴到皮肤上的惊呼。

      “……啊~哈哈哈别……哈哈哈哈哈痒……”

       这是黄少天腰上敏感带被碰到的声音。

       小学生体检一样大致检查过各个器官,喻文州收回了手,替黄少天拉好衣服。“身体还不错,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我心里不舒服。”

     “怎么个不舒服法?”

     “想换医生的那种不舒服。”

 

 

 

评论(22)
热度(54)

© 肆柒肆柒肆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