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柒肆柒肆柒

喻黄伞修本命,CP洁癖略重,很重,非常重
有人评论我真的会狂喜乱舞的www
欢迎勾搭~

【伞修】 西寡 (上)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么么么么么么哒!!!!!!!!爱死你啦!!!!!!!!妈呀这个超带感啊快点给我写写写写写!!!

斯雨琦:

碎碎念有点多。。


本来是给 @番号零零肆柒 的生日贺文,但脑洞太大又手癌一发完不了。


马上要开学怕错过了就先开个头。争取日更....吧!


全职×盗墓设定。注意避雷。其实完全就是在瞎扯。。


全部都是HE我保证不要找我谈人生!!!


带喻黄和双花【没错我就是那么贪心。后期有掉落







 


杭州最近好不太平。


 


先是老九门一个月前有了动静,连吴小三爷都被请去了北京。盘口底下那些个亡命徒,毛毛躁躁就开始打这块肥肉的主意,忘记了先前是谁把他们训得服服帖帖。


再然后,听说喻文州夹了叶秋的筷子。


 


喻文州是蓝雨的当家,是除了老九门之外的后起之秀中的一家。这几家几乎同时窜出来但却又没有根基,捡着老九门不爱要的剩菜一步步日渐强大,各据地盘,凭着科学的技巧和新颖的营销管理独树一帜,道上人称“黄金一代”。


虽然蓝雨的主要活动范围在两广一带,寻墓高手喻文州也未尝不曾在别处淘到龙脊背。真正让人兴奋的,还是传闻的另一个主角。


 


在黄金一代前,曾有两个人,仅凭自己的本事和吴三省叫板在杭州占到了一席之地,与南哑北瞎齐名的【组合】:苏沐秋,叶秋。


苏沐秋是个神枪手,嘉世的当家,长相英俊手腕一流受众尊敬;叶秋则相反,他像一个传说,存在在苏沐秋的话里,直到他下地才会出现,见过他的自家人要么对他没印象,要么折在了斗里。


嘉世在八年前土崩瓦解,苏沐秋在十年前死了。没有人知道叶秋去了哪。


 


这么荒诞的流言并不是无中生有,而是黄少天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情报贩子看着每天来问他的人满脸疑惑的表情怒摔了桌子大吼:反正老子就记住了杭州和叶秋谁再叫我把原话说一次试试!


不仔细听黄少天说话的结果就是,事实完完全全地反了。


 


“哎我说,就不能晚点?”叶修坐在凉椅上,叼着根烟。


“消息传到北京了。”喻文州一脸和气地笑。


“哎叶秋你要点脸好不好啊!你明明知道这玩意大家都盯着还求文州去帮你打探战国帛书的墓,眼线想防都不行晚几天被大眼抢了先机难道还怪我们咯?!”


“行行行黄少天你安静点,还有叫我叶修。”


“咯里吧嗦烦不烦名字多了不起?快点定下来什么时候出发。”一旁的喻文州听到黄少天说别人烦,宠溺又好笑的看了眼叶修。


“啧,后天...后天行了吧。”说着起身慢慢晃荡出自家古董铺子,对着隔壁虚掩的门大喊了一声:“王盟啊,过两天我也要出门。两个铺子都交给你了。”


不远处的西泠印社在夕阳下亮得耀眼。


 


回来的时候看着黄少天不知从哪里又搬了一个椅子,坐在喻文州的腿上,眼神放光:“刚刚那个谁啊谁啊你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把铺子交给他呢还有你这几年到底在干什么啊有机会现在一起说了呗~”


叶修完全无视面前秀恩爱的两个现充,幽幽地飘了一句:“倒斗,你不跟去过嘛。”


黄少天确实经常陪着叶修下斗,因为斗里面的机关对于黄少天这个机关学硕士有着很深的吸引力,他最喜欢干的就是以身试险在千钧一发之际找到机关的核心并破坏。


张佳乐也陪过叶修下斗,因为叶修每次都只取一样东西剩下的宝贝乐得张佳乐直想骂娘。操我怎么就遇不上龙脊背呢!


“放屁你那叫倒斗啊有你这样倒斗的么魏老大说过就算不能把斗里所有东西都拿走但也不能让你的口袋还有位子!”


“那家伙的话你信么?”


“不信……”黄少天哑口无言


“那不就得了。”


“可也没有你这样的吧一次就捡一个一般货走你这个铺子怎么养活起来的我倒是奇怪了对吧文州?”说完偏头看了下抱着他的腰的人。


凑上来的嘴没有不亲的道理,啄了一口的喻文州停顿了刹那,直接伸手捉住了黄少天的下巴,深吻中粘腻的“对啊”算是回答了问题。


 


“哎哎,差不多行了啊,有伤风化。”叶修看着没什么人关了门打烊。自己朝后厅的工房走去。


“哎哎你去哪?”刚刚被放过的黄少天显然有些气短,话里还带着喘。


“做装备,你要空着手下去?哦对了我晚饭不吃你们自己解决。”说完把头微微抬起和喻文州平视“你叫张佳乐早点飞过来。”


 


喻文州嗯了一句就没声了,黄少天持之以恒地在问着:“你是信不过我还是怎么样啊居然还要交张佳乐过来还有你终于做新武器了是什么让我看看!”


对叶修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他是用斗里材料自制的家伙,自从上一把神器却邪断了之后叶修就改用了枪炮。没见过自制武器的黄少天每次听师傅魏琛吹嘘的时候就特别好奇。


 


一宿无话,直到第二天晚上张佳乐晚了点的飞机落地叶修都没有从工房里面出来。其间反而是闲不住的黄少天发现了隔壁看门的小伙计,拉着王盟巴拉巴拉问这问那,被投以救命目光的喻文州微笑着纵容。


 


“叶修你给我出来!饿死了!”张佳乐气势汹汹闯进门的时候,叶修刚好出关端着临街的小馄饨忙活。


“小吃街出门右转不送。”头都不抬,汤匙挑一个往嘴里送。


“回来再和你算账。”半个小时之后。


“你的弹药呢?”


“飞机上给带?”


“你不是张佳乐么?”


“我是张佳乐没错,不是!这有什么联系啊!东家你负责啊。”


实际夹筷子的叶修也没说什么,反而重复着几天前的动作把断电的王盟闹醒“把你手机给我”


在一阵嗯嗯啊啊之后,叶修合上手机,做一个欠揍的表情“搞定。”


“不是吧你现在那么有来头?爽快!”


“那是,到时候你记得付账啊。”


“凭什么啊!”


“又不是你出钱,签个字罢了。”


“切,谁要他的钱,我自己付!”


“又吵架了啊,难怪……”上飞机藏个雷管都不行。


“你不许告诉孙哲平我在这里。”


“我啊……”叶修说着把手指向太阳穴“这没病。”


“……”也不是第一次被挑衅,不理他就行了。扭过头看到喻文州搂着黄少天在里厅看电视,眼睛刺的好痛。


“你真得像人家后背学学,这叫什么事。”留下一句话,叶修上楼了。


 


张佳乐出道比黄金一代早,本来只是一个独行侠,认识叶修更是早几年的乌龙。有实力,但运气稍差,倒的斗大多没什么油水,赶上当时老九门外有内涵决定整顿差点就给灭了。那时张佳乐恰巧来到杭州碰上了小三爷的茬儿却稀里糊涂地遇上了孙哲平。危机拜托不算,还被这个京城的少爷带回了帝都创了百花。孙少虽然倒斗也是好手但更厉害的是经营,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倒是创出了佳话。等等等等道上说的神乎其神,至于那场幻境般的繁花血景,啧…


 


去年,化身半个北京人的张佳乐突然带着亲信杀回了云南老家。原因不明。孙哲平没拦没追,继续有事没事“泄露”几张地图,在京城做着营生。百花的骨干都懒得管,他们的事谁愿意掺和啊!


 


张佳乐瞅见每天都会准时发来的晚安短信,回也没回直接上楼睡觉了。


另一头,孙哲平从伙计选好的地图里面抽了一张,活动了下肩膀用力一点“这个,我亲自来。”


 


 







评论(1)
热度(34)
  1. 肆柒肆柒肆柒斯雨琦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么么么么么么哒!!!!!!!!爱死你啦!!!!!!!!妈呀这个超带感啊快点给

© 肆柒肆柒肆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