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柒肆柒肆柒

喻黄伞修本命,CP洁癖略重,很重,非常重
有人评论我真的会狂喜乱舞的www
欢迎勾搭~

【伞修伞】图南

妈妈呀盆总我他妈给你当腿部挂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现在激动得简直要前空翻前手翻转体180度接托马斯回旋分腿跳前手翻接转体360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得特别特别棒啊啊啊啊啊啊,看着都有种暖暖暖暖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盆总你以后缺什么部件都来找我好吗啊啊啊啊啊啊!!!!

盆子:

@番号零零肆柒 祝47生日快乐开学快乐么么哒!希望喜欢~


maya不小心忘记设定时了提前发出来被人抢首杀了……就提前吧【捂脸


九州paro的伞修伞,九州百科走这里,总之自己非常喜欢这篇,写的时候觉得自己都暖化了。


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不看百科也行,天罗是个刺客组织三分之一都姓苏,云中叶家在九州设定是将门世家,天驱是一个组织,稷宫是太学之类的地方,夸父是巨人族,河洛是矮人族,魅是小妖精【nitama


谷玄,太阳,岁正是法术类型,大概代表精神,治愈,植物三种类型


天启【帝都,太清阁是宫殿】,楚卫国【清江里是城市,梓宫是宫殿】,晋北,齐格林,北都城,淮南,淮安,朔方原,夜北都是地名


不懂问我嘛


 


 


 


 


叶修第一次见到苏沐秋的时候,是在殇州雪原上。


那时候按照东陆的历法来算,正是初春时节春光灿烂的好时节,而在低处极寒之地的殇州还没有开始解冻,风雪肆虐在北陆上。


叶修裹了裹厚厚的羊毛披风,紧跟着同行的夸父身后,走得异常艰辛。


雪不大,但是寒风猛极了,刀割似的吹得人睁不开眼,叶修眯着眼,用不熟悉的夸父语大声喊道:“喂!那里是不是有个人晕倒了!”


“好像是。”夸父回答他,继续用身体替叶修挡住风雪,一边大步朝着几十米开外的巨石走去,那里隐隐约约有个倒下的身影,“要救吗?”


“救!”叶修顶着狂风跟上夸父的步伐,一步一脚印地走到了微微挡风的巨石之下。


诶,眉清目秀浅棕发色是个羽人?


羽人来这里找死吗?叶修摇头叹息,试了试这人的脉搏。


运气不错啊,还是个暖的。


扶着这人灌了一口烈酒下去,叶修听到夸父说前面好像有个夸父部落的寨子。


 


“你一个羽人跑到这里来干嘛,找死?”叶修坐在这个夸父寨子暖和的小帐篷里,给这个叫做苏沐秋的羽人上冻伤药,听着对方嘶嘶地直抽冷气。


“来看看……夸父和雪山啊……嘶……”苏沐秋怒目而视,“很痛啊!”


叶修露出一副怪我咯的表情,一边放轻了手上的动作:“你还真是闲情逸致啊。”


“是啊,”苏沐秋无奈地叹气,“以后还是去南边好了。”


“你也要去南边?”叶修一边收拾药包,一边往火堆里扔了点柴,“我要去南海。”


“我也要去,”苏沐秋放下卷起来的裤子,缩进厚厚的毛毯里,露出半个头和叶修对视,“你去干什么?”


“好不容易从稷宫逃出来,当然是从北方开始一路走走看看啊。”


“你可以和你爹娘说其实你是一个有责在身的天驱。”苏沐秋歪歪头想到。


“天驱是世代传承的,”叶修翻了一个白眼,“而且我姓叶,谢谢。”


“姓叶了不起啊,”苏沐秋往里面靠了靠,给叶修腾出位置,“我还姓苏是个魅呢,你怎么不说我是天罗的?”


“原来你是魅啊,”叶修看着苏沐秋一脸卧槽居然一不小心暴露了简直生不如死的表情摇摇头,“你这个脑子去当杀手还是被人杀啊?”


“滚!”苏沐秋裹紧了毛毯滚到了床铺深处,一脸愤愤的看着叶修。


“不过我真的是云中叶家的人啊。”叶修抱着毛毯爬上床,吹熄了灯火。


“我也是天罗苏家的,”灭了灯的帐篷里黑漆漆的,苏沐秋亮晶晶的眼睛瞪着叶修,“再废话就用刀丝切了你啊。”


“信了信了,”叶修无声地笑笑,“晚安。”


 


其实说起来也是年少轻狂,在夸父寨子里面休养了几天之后,这两人还真是结伴同行朝着南方去了,毕竟最终目的都是在南海,叶修一脸云淡风轻,丝毫没有考虑担心当世流行的对魅的看法。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很久以后的一个秋天,苏沐秋和 他一起蹲在飘荡在凤凰池上的小舟边的时候,看着十里霜红明艳了整个淮南,他俩痴汉似的盯着秋玫瑰,叶修感叹。


“你说这十里霜红我们也是看了好些年了,”他推了推苏沐秋,“怎么就还没看腻呢?”


“你这脸我也看了十多年了,”苏沐秋想了想,“也没腻啊,一个道理啊。”


他俩又是一阵沉默,任小舟飘荡到了凤凰池中心,四周雾气朦胧,湖边的秋玫瑰开得越发娇艳,点点霜华如同焰上凝雪。


“对了,”苏沐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兴致勃勃地问他,“当初你都知道我是魅的时候怎么不惊恐交加地堤防我什么的?你们人类不是都喜欢说什么异族必有异心啊。”


“一个自爆身份的魅有什么值得提防的?”叶修不屑地斜他一眼,“你充其量就是个小妖精。”


“……”苏沐秋有点五味陈杂,“真想和你同归于尽。”


“得了吧,”叶修撑起来拍拍衣服,向他伸出手,“走吧,回去我给你做桂花糖。”


 


然后他们一起去了瀚州蛮族的地盘,一起去朔方原看风吹草地见牛羊,一起去看北都城没有星星的夜空,一起跟着纱池部落混了一段时间一起喝羊奶吃烤獐子肉。


当苏沐秋又一次眼疾手快地抢走了叶修面前的烤羊肉的时候,叶修忍无可忍了。


“你不是羽人体质吗,吃这么多肉你受得了吗?!”


“不会啊,”苏沐秋含混不清地回答,一边塞了一碗酥油茶到叶修嘴边,“来,喝茶。”


“你吃肉我喝茶……”叶修挑眉,狠狠地塞了一块面块到苏沐秋嘴里,顺势还抢走了剩下半只羊腿。


苏沐秋被呛得上气不接下气,含着水汽的眼神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地瞪着叶修。


他撇撇嘴,一边认命地抚着背给对方顺气,一边端着被塞过来的酥油茶凑到他嘴边:“喝吧。”


等到苏沐秋缓过气来,一把就掐上了叶修脖子,两人一起滚滚滚地撕打着一起滚到了山坡脚下,最后淹没在漫山遍野的爬地菊里,入目即是灿烂的金色。


苏沐秋转身躺下,蓦地沉默了。


叶修躺在他身边,看着满眼盛开的金色,感慨万千:“以前看前人传记,对此景赞口不绝,如今真是看到了,也不枉前人的一番盛誉。”


“很好看,”苏沐秋笑笑,“就像齐格林祭典的时候漫天雪白的花和羽。”


“听说晋北的紫琳秋和南淮的十里霜红也很好看。”


“一起吧。”


“当然。”


 


在宁州他们最终还是赶上了羽人的祭典,满月的清辉之下,无数羽族在树巅展开羽翼飞上天空,微光的白羽撒落在整个城邦,一切就像一个青色的梦,很多年以后他们只记得月夜里的万千光华和彼此的震撼。


“羽族妹子好看啊。”叶修扔了一朵紫琳秋到苏沐秋头上,然后精准风骚地躲开了来自苏沐秋的漫天花雨。


“没关系,”苏沐秋摊手,又坐到湖边石头上继续编他的花环,“你已经有一个羽族仿造品的魅了。”


“是是是,”叶修任苏沐秋把编好的花环扣在自己头上,极淡的香气氤氲在鼻息间,清冽又温和,“有你就够得我受了。”


“今晚吃鱼啊。”苏沐秋收起上钩的鱼,然后又扔下鱼饵。


“行。”


 


作为一个由精神游丝凝聚成的魅,苏沐秋有着魅的通病,身体力量弱。


因此他理直气壮地把所有做饭相关的全部推给叶修。


他们从殇州雪原的手撕牦牛肉,瀚州草原的烤全羊和酥油茶,宁州森林清甜的木果,然后是晋北深山的鲜鱼和野兔,再到夜北朱颜海的野鸟,再到天启城的蹭吃蹭喝最后被人一路追杀不得不逃出城外,都是叶修在负责他俩的吃喝。


“怪你啊……”叶修躲在葵花丛里,大口喘气,“选这么贵的客栈……”


“我还没看清楚太清阁呢……”苏沐秋体力比他更差,而且一路上不断用小法术隐藏行踪,这时候觉得肺都要炸了的苏沐秋躺倒在地上。


“一高塔而已……”叶修轻轻踢了踢他,“这可是葵花朝缇卫埋人的地方啊……”


“卧槽?!”苏沐秋一下跳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这不没来得及吗?”叶修的表情无奈又怀念,“可惜没有带你去稷宫看看,梨花开起来很好看的。”


“以后要是哪天咱们停下来了,在家里种一棵呗。”


 


在这之后,他们又一起在北邙山因为抢了人家战矛被河洛追杀,在去越州九原的路上苏沐秋用太阳法术吊着被蛇毒去了半条命的叶修,在刚刚入宛州的路上被人骗得一穷二白。


在澜州遇到一个笑呵呵的谷玄术士和有点烦的天驱剑士,在越州遇到救了他们的有着大小眼的岁正术士和医圣,在楚卫清江里看到一个唱着民谣的漂亮的魅族小姑娘和她背后看起来有点老实的天罗刺客。


“既然是同族,给你唱歌就不收钱了吧。”叫做楚云秀的魅坐在船边,白皙的脚有一搭没一搭地甩着清澈的江水,歌声清亮,仿佛荡漾到远处富丽堂皇的梓宫。


“为卿采莲兮涉水


为卿夺旗兮长战


为卿遥望兮辞宫阙


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谢谢啦,”叶修朝他们挥挥手,”很好听嘛。“


“那当然咯。”楚云秀扬起自信的笑容。


悠扬的琴声还在为他们的离去而伴奏。


“什么意思啊那首歌?”苏沐秋有点不解地问他,“我不是很懂啊。”


“是首情歌吧?”叶修抱着后脑,“一个人为了他喜欢的人采莲,征战,辞官,然后一起白头偕老了还给喜欢的那个人唱歌。”


“那真好啊。”


“是啊。”


 


最后他们一起站到了最南方的海边,繁忙的刚看背后是纸醉金迷的宛州淮安城。


“淮安,怀安,”苏沐秋反复念叨了几次,“是怀念安平?”


“没想到你还有点文化了,”叶修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其实说不定是怀中安好?这里已经很安平了啊。”


“嘛,说不定吧?”苏沐秋笑得眉眼弯弯,“一起到最南边了啊。”


“对啊,感觉蛮满足的。”


“这就满足了?”苏沐秋挑眉看看他,“我还想看大风和鲛人啊。”


“呵,”叶修一脸我就知道,然后也是笑起来,“还一起吗英雄?”


“当然。”


 


 


 


 


图南取自逍遥游,大概是到达南方的意思


自己非常喜欢的一个故事,是我第一次手写完然后打上来的,希望你也喜欢


采莲这首歌来自九州原文


心酸,必须和你们说一下这个故事的解释版,九州地理好像很多人不知道


他们一开始在西藏认识叶修让一个土著巨人救了苏沐秋,然后去了内蒙古草原吃肉看花,然后是东北森林看羽族妹子,接下来去了黄土高原继续吃,然后在云南遇到方王捡回一条命,然后终于到达江南,最后他们要一起去海南


就是这么简单……看不懂可以问我嘛哭泣

评论(2)
热度(83)
  1. 花十肆_梁茵肆柒肆柒肆柒 转载了此文字
    棒!

© 肆柒肆柒肆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