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柒肆柒肆柒

喻黄伞修本命,CP洁癖略重,很重,非常重
有人评论我真的会狂喜乱舞的www
欢迎勾搭~

【喻黄】背影

少天我小天使生日快乐乐乐乐乐乐!!!

翘了驾校来给我少天码贺文【拇指……结果还是拖到了这个时候_(:з」∠)_

不知为何特别喜欢把喻队和黄少设定成运动系…………以及这篇他们两个是敌对的!!敌对的!!敌对的!!我想写他们不同队很久了!!

既然他们敌对了那必然OOC OOC OOC,而且我要欺负一下少天wwww

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

 

(1)

       黄少天家就在喻文州家对门,他们两个就是传说中标准的竹马竹马。同一个幼儿园,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还偏偏每次都是一个班。对此黄少天表示文州文州你看我们多有缘分这是天注定了我们要当最好最好的朋友!说不定我们还能到同一个高中同一个大学,然后一起工作一直一直都不分开!

       喻文州每次都笑眯眯地回一句,说不定啊。

       所以当黄少天跟家里说想和喻文州读不同的高中的时候,黄妈妈和喻妈妈都吓坏了。

       黄妈妈拽着黄少天问:“你怎么了难道是和文州闹脾气了?一定是你做错事了不敢对文州道歉想躲他是不是?黄少天我告诉你,你敢欺负文州我首先先揍你一顿再把你押到对面道歉,听到没有!”

       喻妈妈拉着黄少天问:“怎么了是不是文州欺负你了?跟阿姨说,阿姨回去就教训他。”

       黄少天哭笑不得:“什么跟什么啊,我跟文州才没有闹矛盾呢,别乱想!”

    “那你干嘛不想和文州一个学校啊?”

       黄少天装作四处看风景。

    “你这臭小子你说不说!”黄妈妈忍不住举起了巴掌。

    “阿姨,我和少天真的没有闹矛盾。”喻文州也是哭笑不得,认认真真的和两个妈妈解释了一遍才过关。

       在一旁的黄少天听得一愣一愣的,妈妈们走了之后才和喻文州说:“你知道吗,我简直都要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了。”

       这次突然的分校的理由喻文州其实是不知道的,至少黄少天是这么认为的。“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不和你读一个学校吗?”

    “嗯,少天不是没有理由就随便做决定的人。”喻文州笑着,苏苏的。

       黄少天默默地心虚了。其实这个决定还真的做得挺随便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校篮球队的,黄少天那技术没话说,快准狠又酷又炫,还有一口好嘴炮说得对手分分钟失去理智。至于喻文州,所有人私底下都说,如果不是因为黄少天,喻文州早就被踢出篮球队了。

       喻文州看上去就不像运动系的,上了场也是不急不慢的,虽说投球很准,但是如果没有黄少天的掩护,被断球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队里的人碍着黄少天的面子才没有对喻文州太过分。黄少天也一直不知道原来喻文州这么不受人待见,直到他不小心听到队友说喻文州就是个废物,拖队伍后腿。

       黄少天当时就炸了,上去就揪着对方的领子吼:“你们才是眼瞎,看不出文州有多厉害!文州的战略战术可厉害了分分钟玩死你!”

    “呵呵黄少你逗我呢,初中篮球要个屁的战术啊,能过人能投篮的就是大爷!你说说如果喻文州没了你他能投篮吗!?退一万步说他有什么鬼战术,但是没有你他的战术有用吗就凭那个手残!!他就是个只能靠你的废物!!”

    “谁说文州只能靠我啊谁他妈说的!”

       于是黄少天为了证明喻文州不是靠他的,决定和他念不同的学校。事后黄少天想想觉得这样做决定真的还挺蠢的,有点想反悔。但是当他知道不止一个人说喻文州是只能靠他的废物之后,他愤怒地决定了。

       这些黄少天以为喻文州都不知道的。其实只是喻文州从来没有让这些话传到黄少天耳朵里而已,所以他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奇怪。甚至他还有些期待,不是期待与黄少天分离,而是期待能凭借自己的力量与黄少天并肩而立。

       他不想追逐黄少天的背影。

 

(2)       

       然后他们就这样去了两个高中,各自加入篮球队。曾经说喻文州是废物的初中同学大多和黄少天一个学校,训练休息的时候没事就和黄少天说:“哎呀,也不知道喻文州怎么样了?去了别的学校估计篮球队都进不了吧?诶黄少,他不住你对门吗,有没有回家和你哭诉啊?”

       黄少天不理他们,埋头训练,只在心里念个不停:“去你大爷的文州进了篮球队了还是队长呢,就你们这些渣渣总有一天被他虐翻哼哼哼哼哼!”

       直到篮球联赛真的开始的时候,黄少天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喻文州去了别的学校,可以证明他自己的实力,但是他们有可能会变成敌人了啊!

       黄少天纠结了很久才接受了他们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事实。老天爷很赏脸,把这个纠结的时刻直接推到最后,两支队伍决赛相遇。

       黄少天简直纠结死了,一边觉得可以让喻文州打打那群看不起他的混蛋的脸了,另一边又发现他和那帮混蛋才是队友,和喻文州是敌人。黄少天思想建设了半天,说服自己喻文州是敌人敌人敌人,但是上学路上看到喻文州温和的笑脸什么思想建设都崩成了渣。

       他以为自己会没有办法对喻文州下手,但是当他真的站到场上,和喻文州穿着不一样的队服分立两侧的时候,他发现心里什么杂念都退了干净。

       他不想输。对手是喻文州,是什么谁都好,他想赢,他要赢。

       然后他输了,就像他说过的那样,被喻文州用战术玩死的。说起来高中篮球又有什么战术,一群自以为自己酷炫狂霸拽的高中男生,谁不是撩起袖子就上。但是喻文州就偏偏把队伍揉成了一个整体,玩战术,玩配合。说实话他队伍里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被黄少天吊打的节奏,但是篮球终究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黄少天输的心服口服。他从来不是什么小家子气的人,喻文州的队伍的确比较厉害,输也是正常的事嘛,他也没有很介意。

       他介意的是,有一群他不认识的人和喻文州分享着胜利的喜悦,互相笑着嬉闹着,吵吵嚷嚷。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一群男生欢呼着离去的背影,找来找去也没有在喻文州身边找到自己的位置。曾经他总是第一个和喻文州击掌的人。

       之后两队数次交锋,各有输赢,总体上却是喻文州的队伍赢面更大,毕竟高中生心都比较干净。黄少天他们也加紧了训练,也没有人再说喻文州的闲话,还有人不好意思的想让黄少天向喻文州传一句道歉,为当年说喻文州都是靠黄少天的胡话道歉。

       黄少天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因为真的证明了喻文州不是靠他而是自己有实力。但是他不高兴,很不高兴,因为还证明了,喻文州其实并不需要他。他觉得自己要被喻文州抛下了。

       现在的黄少天不知道喻文州都有什么朋友,在学校成绩怎么样,是怎么训练的,他不想知道喻文州在没有他的地方过得有多好。他只是训练的越来越晚,越来越努力,故意错开和喻文州的时间,假装喻文州只是一个其他学校的很厉害的篮球队长。

       黄妈妈和喻妈妈都快急坏了,明明也没有吵过架没有闹矛盾,怎么就这样…………但是她们无可奈何,两个孩子见面就是平平淡淡地打个招呼,喻文州还会问几句黄少天的近况,黄少天也不多话,问什么就回什么。

       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他们就这样渐行渐远了。

       理由他们自己也很清楚,他们谁都不想输,但是胜者只有一个,就这么简单。

 

(3)

       最后一场了。黄少天对自己说,高三了,这是最后一次和喻文州决胜负了,这次一定要赢。

       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对手了,黄少天有些恍惚,放到三年前有人对他说要他和喻文州拼个你死我活,他一定要用口水糊人家一脸。但是现在他好像已经开始习惯了和喻文州是对手了,虽然那种感受很不舒服。

       开赛前作为队长的他和同为队长的喻文州握手的时候,他一直在担心自己的笑容自不自然,想得要走神了。

   “啊,我好像比少天高了^_^”

   “文州你别逗我……卧槽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啊!”

      两个人都沉默了,对啊,什么时候的事啊,他们有多久没有好好看对方一眼了。

   “少天,比赛结束之后,我有话和你说。”

   “我赢了再听你说。”

   “不管谁赢我都会说的。”喻文州的笑容和以前一样,又好像有点不一样,黄少天快想不起以前的喻文州是怎么对他笑的了。黄少天并不知道喻文州想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想避开他而已。

       他觉得他和喻文州不是一路人了。

       比赛开始。

       黄少天一上场就特别拼,横冲直撞,要的就是乱。万一比赛节奏被喻文州掌握了,再冲破就有点困难了,所以黄少天决定从一开始就把比赛拖入乱局,让对方的战术意图无法施展。

       大概因为是高中最后一场比赛了,所有人打得都格外的奔放。冲撞粗鲁了不少。第三节黄少天在抢球的时候不小心被绊倒,摔倒之后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卧槽卧槽好像扭到了……

       纠结的痛感从脚踝一路传到大脑,黄少天死咬着牙才不至于叫出声。队友跑过来很是紧张:“黄少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蹭破皮了。”黄少天迅速站起来蹦了几下,痛得生理眼泪都要出来了,还愣是站稳了。“你看,没事吧。继续比赛继续比赛!”

       其实黄少天痛得脑子都不清醒了。这时候应该趁机叫个暂停,缓一缓比赛节奏,压一压对方高涨的士气,自己也可以下去做些应急措施,不至于影响太大。但是他满脑子只有比赛,只有胜利。

       之后就是伤处不停的折磨。黄少天不止一次觉得自己跑着跑着就要跪下去了,实在是太他妈的痛了。然后一次救球的时候,他真的摔了。

       他撑着地喘气,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嘴唇都是白的,痛的。然后他被一只手以不容挣脱的力量拽了起来,他抬头才发现是喻文州。喻文州几乎粗鲁地拽着他往场下走,黄少天混乱得一塌糊涂的大脑在听到队友的喊声才反应过来。

    “喻文州你干什么!”

    “黄少天你给我下场。”

    “哈?你说什…… “

    “我说你给我下场!!!”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气急败坏的样子。印象里喻文州是个温和到不可思议的人,他好像永远都勾着嘴角,就连生气的时候都是笑眯眯的,脸上写着心脏两个字。从小到大,黄少天从来没有见过喻文州这样,像个平常人一样气到大吼,气到脸红,气到好像下一秒就会一拳揍过来。

   “凭什么!!!喻文州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你伤到脚了你知道吗!!万一韧带撕裂了怎么办!!”喻文州红着眼睛对黄少天吼,激动到破音。

   “那又怎样。”黄少天听到自己冷静的声音,他不想这样说的,他不想让喻文州担心的。“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喻文州像被掐住了喉咙一样说不出话。

      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比赛再开之后变成了喻文州防守黄少天。黄少天一开始很生气,他以为喻文州是要故意让他,但是他发现并不是。喻文州几乎是以他最快的速度,最拼的架势防守黄少天。黄少天从来都是喻文州需要全力来应付的对手。

      黄少天真的很痛,痛到他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撑不下去。但是他此时任何一个示弱都是对喻文州的全力的践踏。他想用最好的表现回应喻文州的认真和努力。

      他们两个杠到了最后。还有最后几秒的时候,黄少天的队伍只落后一分,球在黄少天手上。喻文州挡在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奔跑,运球,转身,急刹,又转身,起跳。球刚离手就响起了哨声,场边都是怒吼,一半吼着“进!”,另一半吼着“不进!”

      黄少天知道这球可以进的,这个角度他再熟悉不过了。但是视线里却偏偏出现了一个人影,已经比黄少天要高的喻文州爆发全力,跳到了最高,把手拉到了最长。

      轻轻地蹭了球一下。

     “砰!”球在框上转了半圈,掉出了框外。

      那一刻的欢呼和怒吼黄少天都听不到了,他只觉得眼前发白,神经被撕扯的疼痛席卷了他的大脑,他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上。

      卧槽啊脚扭到就算了居然还抽筋啊你大爷的有没有这么倒霉啊!!黄少天还是下意识的注意了受伤的脚,所以把重心都尽量移到另一边,然后另一边脚运动过激就抽筋了。

     黄少天这回痛得别说在地上打滚了,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少天!少天!你脚很痛吗!”

   “抽筋……”黄少天几乎是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两个字。

   “你……怎么……”喻文州急得声音都在抖。“少天你躺好,我帮你。”

     喻文州扳着黄少天抽筋的脚,慢慢拉直,手上根本不敢用力。但是黄少天还是痛。他仰躺着,捂着眼睛,小小声地喊痛,声音一点点染上哭腔,最后忍不住哭起来:

   “文州……文州……我不甘心……我不想输……你怎么可以这样……痛……”

   “嗯,都是我的错,最后那个球我不应该蹭到的。”

   “你在说什么!……不许你让我……你……”黄少天委屈坏了。

   “不让不让,少天这么厉害,我怎么敢让呢。”喻文州是典型性的急糊涂了。

   “文州……我难过……我不想和你打了……我难过……我不和你打了……”

   “嗯,我们不打了,以后我们还做搭档好不好。站得起来吗?我先带你去医院,然后一起回家好不好?“

   “好……呜呜文州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呜……痛死我了……”

   “我们以后都在一起,别哭了少天,我们以后不分开了好不好。”

   “好……”

 

(4)

      很久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那时的他们都以为自己追逐着对方的背影,都想冲到前面让对方看见自己。

      但是在一起从来不需要谁比谁更强势。

  “文州文州,那时比赛前你说有话对我说,是什么话来着,你急得都忘了说了。”

  “哦,我是想说,少天我喜欢你来着。不过后来你都知道啦。^_^“

      

           

 

        

       

       

评论(3)
热度(25)

© 肆柒肆柒肆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