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柒肆柒肆柒

喻黄伞修本命,CP洁癖略重,很重,非常重
有人评论我真的会狂喜乱舞的www
欢迎勾搭~

【喻黄/棒球paro】直球(十)

上一章

暗搓搓的摸进了两个群,莫名获得了不更文的愧疚感,跑来码字_(:з」∠)_

我写这文的初心就是为了写前两章和吻手,结果中间为何多了这么多东西【扑通跪……而且总觉得完全写不出我想的感觉啊我的文力【在墙角哭泣……

各种眼熟的设定来自《王牌投手振臂高挥》,时间线对比原文一片混乱,强迫症就不要强求了_(:з」∠)_

OOC啦OOC啦OOC

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

       比赛结果当然是嘉世获胜,但是蓝雨上下还是乐得像赢了一样,因为喻文州上场之后,蓝雨居然也能和嘉世打出了正式比赛的样子。

       魏琛在场边叼着烟,有点不自在。其实当他确认喻文州投球的确能好球带九等分之后,他的确是有点小小的嫉妒。他当年也是以控球为王牌,所以他知道这种控球需要练习,更需要天赋。他嫉妒的与其说是这种天赋,还不如说是这种天赋竟然存在于一个手残身上。

       嫉妒之后不无惋惜。

       然后就自然地给喻文州判下死刑。

       现实总是这么残酷,但是现实又这么爱打脸。魏琛觉得自己脸被打得挺痛的,一个手速不够的投手靠脑子封杀了一个最顶尖的打手,励志却不现实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

    “老魏你这哪找来的心脏和话唠啊,不错啊,看来蓝雨终于也能拿次高中联赛的冠军了啊。”叶修叼着根烟跑过来,跟魏琛一起污染空气。

    “哟,这么看好他们两个啊。”

    “比赛之后夸对方然后再来点祝福难道不是国际惯例吗?这种话也能信?”叶修笑着,“这下我确定那心脏的小子不是你教出来的,人家比你聪明多了。”

       魏琛翻了个白眼,懒得回。“说实话,你觉得那个手残怎么样?”

    “比你当年厉害多了。今天第一次碰到,被他坑惨了。他被研究透了肯定会比别人难办,但是他心太脏,把短板拎出来当诱饵,上当也不是不上当也不是,这种微妙的猥琐感是挺有你的风格的。而且手残怎么了,球速不够的王牌投手,多励志。”    

       魏琛不说话。叶修还想多说几句,走过来的苏沐秋倒是先开口了:“人老魏心里膈应着,你能少说两句吗? ”

     “这都膈应,手残那小子得心塞多少年了。对了,你刚才是和他说话吧,说什么了?”

     “就是提醒他练习别太猛,要是像大孙那样练过头把手伤了,就不好玩了。看他那控球,没有练习量出不来的。”

     “而且教练也没有给他专业的训练,是吧老魏?”

       魏琛哼一声。远处球员兴奋完终于想起来找他了,吵吵闹闹地跑过来。看着隐隐被拥在中间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不得不承认,蓝雨将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出发。他没有办法控制成型,所能做的只有在一旁帮他们成长。

       有点寂寞啊。魏琛笑的把烟头踩灭。

 

       晚上的时候,两个宿舍主动聚在一起,把喻文州围在中间叽叽喳喳。卢瀚文这一下算是彻底变成喻文州脑残粉了,问个不停。

       宋晓也差不多了:“文州啊,你怎么知道叶神的球会往那个方向打啊?我跑过去没多久球就飞过来了,太神了!”

     “我研究过叶修前辈的击球习惯,那个路线的滑球他往那个方向的几率最高。”喻文州笑着回答,“我也是赌一把,毕竟叶修前辈对我什么都不了解,不会太警惕,如果换成其他球速正常的投手,他肯定不会这么放松。”

    “他就是太得意!现在知道错了吧哈哈哈哈哈!以后所有不重视文州的球队只有死死死死死死死!重视了也是死死死死死死死文州这么厉害肯定没人知道文州在想什么!”黄少天从比赛结束之后就一直黏着喻文州,实在是太高兴了,时不时就想抱一把喻文州,激动得手脚停不下来。

    “少天说太过了,今天如果比赛再长一点,叶修前辈肯定就要找出对付我的方法了。前辈真的很厉害啊,看来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_^“ 

    “不过文州真的很厉害啊!那什么,我之前对你说的……”徐景熙想对以前说的话道歉,又有些尴尬。

       喻文州没让他说完:“没什么的,我球速低也是事实嘛^_^。时间不早了大家还是回宿舍吧,明天还有训练,早点休息。”

       完全没认识到为什么会这么听喻文州的话的众人乖乖地回到宿舍,上床睡觉。最后上床的反而是喻文州和黄少天,黄少天实在是有太多话想对喻文州说了,直说到李远和卢瀚文都睡着才被喻文州拦住。

   “不行不行,我想起来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一定要问,不然我今晚肯定睡不着。”黄少天在喻文州耳边小小声的说话,热气呼在耳朵上的感觉让喻文州着实觉得有些不妙,他不动声色的将距离拉远,才问:

   “什么事?”

   “就是苏沐秋和你说什么了偷偷摸摸的,他是不是告诉你什么打败叶修的秘诀了!”宿舍已经关了灯,一片漆黑,但是喻文州还是觉得他能看见黄少天的眼睛是闪亮的。

   “没有,苏前辈是提醒我练习的时候要注意手,不要像百花的孙哲平前辈那样把手弄伤了。”喻文州小声说着,每个字却都像砸在黄少天心上。

       对了,这人这么努力,还每晚加练,听说那孙哲平就是练习过度,隐患积累着就变成不得不退的伤痛,那文州万一也……

       这么想着黄少天整个人就不好了,他在黑暗里摸到喻文州的右手,握在手里。黑暗里人的触感仿佛上调了精准度,黄少天的手指从喻文州的手心划过的时候,感受到的不是细腻的皮肤,而是茧,一个一个,粗糙的,厚实的。黄少天心里一震,手上下意识放慢了动作,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抚过那一个个老茧。

       在黄少天的印象里,喻文州的右手手指修长,看起来十分优美,却从来不知道他的手心里藏了一个一个厚厚的茧,里面装满了不为人知的汗水,努力,甚至还有不甘,不满,最后还有渴望,对胜利的坚定的渴望。

    “少天,别闹。”

       黄少天觉得从喻文州手上传来了心跳,震得他鼓膜好像在跳动着,一片黑暗里只听得到生命搏动的声音,掩盖了喻文州隐隐变粗的呼吸。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心跳严重的影响了他的心跳,因为他现在被那个心脏跳得有点发晕,思考能力严重退化,根本不知道自己想什么,脑袋里一片空白。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发现他正在亲吻着喻文州的手心,小心翼翼地。

       那一瞬间,心跳淹没了两个人的世界。

       

                   

        

 

 

评论(6)
热度(14)

© 肆柒肆柒肆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