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柒肆柒肆柒

喻黄伞修本命,CP洁癖略重,很重,非常重
有人评论我真的会狂喜乱舞的www
欢迎勾搭~

【喻黄/棒球paro】直球(三)

上一篇

其实我也不懂棒球,所以其实也只是棒球背景下的恋爱故事

所有设定都是瞎扯的,就当棒球在我国有这么普及吧,并且学校有这么看重它吧......

我就是想看慢球速的喻队怎么样准准的打下一只黄烦烦的故事【x

大概是OOCOOCOOC的

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

        一年之后,喻文州考入了蓝雨高中。这所重点高中拥有G市最好,全国也属顶尖的棒球队。心思缜密如喻文州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在蓝雨或许再怎么努力也当不上正选投手,就连父母也劝说他与其在一个强队中湮没无闻,不如在一个中流球队当王牌投手。但是每当他心里动摇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小少年,挥舞着手臂为他加油。

       喻文州没有对任何人提过,想和黄少天并肩战斗这件事给了他一种热烈的冲动,每每想起就让一贯冷静的大脑像是燃起一团火,催促他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直到有一天和那个有着明亮笑容的少年面对面,肩并肩。

      作为一个强队,蓝雨对训练自然抓的很紧。有意向进入棒球队的高一新生在7月份就要到学校报到,参加集训。开学前会有一次测试,筛选出一批正选球员,和高二的正选球员一起参加秋季的市运动会,然后是省运动会。每个省的冠军则在来年春夏参加全国中学生运动会。时间很紧,而棒球这种十分讲求团队合作,和个人对不同守备位置磨合的运动自然不可能在一个暑假就从零练出一支队伍。因此大部分正选都会从已经在初中有过训练和磨合的蓝雨附中棒球队的队员中选出。

       而黄少天就是蓝雨附中棒球队的队长和四棒,也被认为是未来蓝雨棒球队的核心选手。

       报到那天是喻文州自己去的。他站在蓝雨大门前,仰着头望着沐浴在G市热烈阳光下的校徽,心里一阵激荡。如果,不,不是如果,而是一定,自己一定会在这个队伍中和所有队员一起,和黄少天一起度过最好的属于胜利的夏天。

       要努力啊!喻文州想着,脚步坚定的踏入了蓝雨。

       虽然是暑假,学校里却仍十分热闹。除了棒球队的报到之外,还有竞赛班夏令营的报到——作为重点高中,升学率和重点率始终是蓝雨的根本。而如果不是坚持继续棒球这条道路,喻文州或许就会到竞赛班报到了吧。

       看着两团明显气场不同的人群,喻文州笑了笑,走向了吵闹的快要把学校掀起来的那一边。

       在离人群还有20米的时候,喻文州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连珠炮般和蝉鸣交织在一起,模模糊糊听不真切。喻文州便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耳边少年爽朗的声音由于多普勒效应而变得略为尖细,也可能是黄少天说到兴头上自己拔高了声调。总之他的声音竟让喻文州感到意外的惬意,和一刻不停地蝉噪一起渲染了夏日的气息。

       在离人群还有10米的时候,喻文州终于捕捉到了那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脑袋和那个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笑容。一年过去,少年的身量自然拔高了些,脸也长开了点,嘴皮子看上去动得更快了。

       喻文州盯着黄少天,快步走上前去。再靠近一点。他的心跳像催促行军的鼓点,砰咚砰咚的。再靠近一点,再靠近......

     “哎哟!”

       一不小心撞到人了。喻文州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不过这样倒是冷静了不少。

      “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看路,抱歉。”

       被撞的人懒洋洋地摆手,“没事。”顿了顿又嘟囔了一句,“这么热的天还这么有精神,真是压力山大啊。”

       喻文州乐了,这人他也是知道的。郑轩,蓝雨附中棒球队的一员大将,技术不错,就是人看上去总是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的样子,每次看他准备跑垒都不由得有一种担忧的心理。

       喻文州又看了眼黄少天,话唠棒球少年还在和徐景熙说这话,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一条大尾巴狼正用“∧ ∧”的表情觊觎着他。

       不急,不急,喻文州想。       

       

 

评论(17)
热度(21)

© 肆柒肆柒肆柒 / Powered by LOFTER